• <optgroup id="uihjv"><em id="uihjv"><pre id="uihjv"></pre></em></optgroup>
    <optgroup id="uihjv"><em id="uihjv"><del id="uihjv"></del></em></optgroup><sub id="uihjv"><sup id="uihjv"></sup></sub>

    中國電工網 > 熱點聚焦
    熱點聚焦 2019-03-13 10:09
    中國電工網訊:
        截至目前,我國已建成“八交十四直”特高壓工程,其中國家電網公司累計建成“八交十一直”特高壓,南方電網公司“三直”特高壓在運。近日召開的全國兩會期間,代表委員們對加快特高壓建設、加快特高壓在運工程配套電源建設等開展了熱議。
     
        供應緊張地區亟待區外來電
     
        “建議國家有關部門加快金上-雄安特高壓直流工程研究工作,推動盡快納入國家能源規劃,盡早核準并啟動前期工作。”全國人大代表、國網河北省電力有限公司董事長潘敬東建議。據了解,目前河北已成為全國為數不多的“硬缺電”省份,預計今年將出現200萬千瓦左右的供電缺口。
     
        截至目前,在運的蒙西-天津南、榆橫-濰坊兩條特高壓交流工程均在河北有落點;雄安-石家莊、山東-河北環網特高壓交流工程正在加快建設,將于年內建成投產;張北-雄安特高壓交流工程將于今年一季度開工。預計到2020年,華北將形成“三橫三縱一環網”特高壓堅強網架,為接納西南大容量水電等區外電力提供了保障。同時,金上-雄安特高壓直流可與張北-雄安特高壓交流共同構成雄安“北交南直、北風南水”特高壓清潔受電格局,滿足河北特別是雄安高質量發展需求。
     
        與河北“硬缺電”情況類似,2018年,湖南全社會用電量達1745.2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0.4%;湖南電網最大負荷首次超過3000萬千瓦,達3008萬千瓦,同比增長13.2%。夏季、冬季用電高峰期間,湖南均采取了不同程度的有序用電措施,電力供應保障能力已達極限,預計到2020年,湖南電力缺口將達600萬千瓦以上。
     
        因此,全國人大代表,國網湖南省電力有限公司董事長孟慶強建議,加快核準雅中-江西特高壓直流工程,該工程途經四川、貴州、湖南、江西四省,目前基本明確按5:5比例分別向湖南和江西送電。此外,湖南已初步謀劃了從內蒙古、新疆等能源基地引入第二回特高壓直流送電的設想。孟慶強表示,支持湖南引入第二回特高壓直流,盡快開展西部能源基地“外電入湘”特高壓通道的規劃論證,推動項目在“十四五”期間建成投運,保障湖南中長期電力供應。
     
        能源基地欲提升外送電能力
     
        國網甘肅省電力公司近日表示,2019年,該公司將積極采取多項措施,力爭棄風、棄光率分別降至10%和8%以內。同時,該公司建議,為推動甘肅新能源在全國范圍消納,應盡快啟動隴東-山東特高壓直流建設,開展河西第二條外送直流前期規劃,全力爭取擴大外送電量。
     
        其實,不僅是甘肅,其他能源基地也有加快特高壓建設、擴大外送電能力的需求。全國人大代表、國網山西省電力公司董事長劉宏新建議:“在當前外送電通道的基礎上,將晉中-晉東南、晉東南-菏澤、晉東南-荊門-長沙等3項特高壓交流和山西-浙江1項特高壓直流工程納入國家規劃,深度融入京津冀地區和華北、全國特高壓大電網,實現山西能源資源在全國范圍優化配置。”
     
        截至目前,山西境內“三交一直”(晉東南-南陽-荊門、榆橫-濰坊、蒙西-天津南特高壓交流以及晉北-江蘇)特高壓輸電通道已建成投運,在推進晉電外送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整體輸電能力仍不能滿足山西未來清潔煤電和大型風電、太陽能發電基地的電力外送需求。“因此,要提升晉電外送能力,加快建設國家新型能源綜合基地和國家清潔能源基地。”劉宏新表示。
     
        可以預見的是,一旦上述建議落地成為現實,未來華北特高壓交流網架將由在建的“兩橫三縱一環網”變成“三橫三縱一環網”,其中“三橫”為蒙西-天津南、榆橫-濰坊、晉東南-菏澤特高壓交流工程,“三縱”為蒙西-晉中-晉東南、北京西-石家莊、錫盟-山東特高壓交流工程,“一環網”為河北-山東特高壓交流環網工程。同時,華北特高壓電網將通過晉東南-南陽-荊門特高壓交流工程與華中電網互聯。
     
        此外,國家發改委不久前已核準建設陜北-湖北特高壓直流工程,將新增陜西電力外送能力800萬千瓦,配套外送新能源約400萬-600萬千瓦。全國人大代表寧啟水建議,推進彬長-江蘇特高壓直流外送通道論證工作,盡早納入國家電力規劃;開展陜西-重慶外送通道初步方案和建設時機研究,將彬長-江蘇特高壓直流送端的彬長換流站站址北移,兼顧陜北、彬長兩大能源基地特別是陜北新能源的外送需求,給關中地區電源建設騰出空間,減小陜北至關中的送電壓力,緩解關中地區治污降霾的環保壓力。
     
        配套火電滯后限制輸送效率
     
        據了解,由于配套火電電源至今未投運,酒泉-湖南特高壓直流工程最大輸送能力僅450萬千瓦,低于設計能力800萬千瓦,沒有完全發揮作用。因此,甘肅電力建議,應加快配套火電建設。
     
        其實,不僅是酒泉-湖南特高壓,其他部分特高壓直流也存在因配套電源滯后導致輸電效率不高的問題。如晉北-江蘇特高壓直流除網對網匯集450萬千瓦電力外,目前僅有神泉一期2×60萬千瓦機組明確為配套改接電源,其余3座、402萬千瓦配套電源在國家停緩建名單內,未能充分發揮該直流800萬千瓦的外送電能力。同時,為提升晉北、晉中交流特高壓通道利用效率,山西500千伏“西電東送”通道將調整為點對網通道,涉及的4座、342萬千瓦點對網外送電源在國家停緩建名單內。因此,劉宏新建議,國家應充分考慮山西的特殊情況,在制定年度投產計劃時優先安排山西停緩建名單項目,適當增加晉電外送煤電機組投產規模,提升晉電外送能力。
     
        此外,潘敬東在提案中也表示,截至目前,在運的蒙西-天津南、榆橫-濰坊兩條特高壓交流工程均在河北有落點,但由于配套電源建設相對滯后,特高壓輸電能力未完全發揮。由此可見,加快配套電源建設是提高特高壓輸電能力、促進清潔能源消納的直接措施之一。
      0
    光伏等新能源平價上網進程加快 政府補貼重點應改變 光伏等新能源平價上網進程加快 政府補貼重點應改變
    光伏的531新政提出來不得安排需國家補貼的普通電站,對2018年分布式光伏發電規模也限制為10GW,補貼也普遍降低0.05元/kWh。據統計,2018年獲得國家補貼的光伏發電裝機容量大致為25GW,然而,2018年光伏發電新增裝機容量超過40GW,超政府補貼規模限制,這樣應該大約超過15G的裝機沒有政府補貼。 市場似乎在證明光伏的增長不需要政府補貼,因此,此項被視為行業急剎的政策很可能
    國家電網部分省公司招聘信息! 國家電網部分省公司招聘信息!
    國網新疆電力公司2017年校園招聘行程安排
    美的將宣布競購德國工業機器人公司Kuka 美的將宣布競購德國工業機器人公
    北京時間18日凌晨訊據知情人士透露,中
    電能質量監測與管理系統守護長沙地鐵1號線安全運行 電能質量監測與管理系統守護長沙
    2014年11月,深圳市中電電力技術股份有限
    心系魯甸  德力西電氣第一時間投入災區重建 心系魯甸 德力西電氣第一時間投
    8月3日16時30分,昭通市魯甸縣發生6.5級地
    《電工技術》雜志社主辦 版權所有:重慶天旭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Copyright@2000-2019 CHINAE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重慶市渝北區洪湖西路18號 郵編:401121 渝ICP備16013121-1
    中国人影院大全